狮心组/零中心(零左)
山高水长,有缘再会

补档一段泉雷

前几天有朋友告诉我一篇旧文翻车,我本来想在评论补一下,但无论如何都发不出有地址的评论……还是补个档吧。


走这里


<<


题外话:

爬墙了,以后这里不会再有更新。

这个子博创建以来只写过一个圈子的同人,关注我想必也不会有其他原因。谢谢你看到这里,谢谢你和我喜欢过一样的角色、CP,读过我写的故事。

有缘总会再见。


虽然爬了,也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希望濑名泉和月永Leo天天开心,百年好合。

几篇零凛旧文补档

都是前几年写的,全都公开过,或许还有人有印象。之前被我删掉了,现在决定重新放出来。应该不会再产出了,坑也会就停在那里,非常抱歉。

为免tag刷屏,放一起,走个我感觉比较稳定的链,打开可能会有点慢。


无题


滴滴打折


心是孤独的猎手


黑猫的故事(很没头没尾的一个坑)


情热残响(ABO的一个坑)


就这些,希望有人喜欢。


以下是一些废话,不用看。


去年红茶池出之后我始终不能纳得剧情,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协调好晶新给的设定和我自己的理解。官方是不会错的,那只能是我错了,但我又难以接受我自己真情实感了几年的东西其实是错的。翻来覆去了有段时间,最后删...

It is written.

可能是歌剧这次演出的当天晚上,朔间凛月回到家,洗洗睡。他现在也差不多适应了比较正常的作息,晚上能普通地睡觉,白天也不至于一直都没完没了地打瞌睡了。

他睡着,做了个梦,在梦里顺着一条走廊往前走,一直走,经过了很远的路,走到感觉累了的时候才终于到尽头。尽头是一张小桌子,朔间零坐在桌边,笑着看他。

这是你搞的鬼吧,凛月气冲冲地在对面的空座位上坐下来,语气不善地对零说,你什么意思啊累死我了,装神弄鬼太没劲了,最低,笨蛋,害虫,讨厌的家伙……

他骂了一通,零就只是笑,也不说话。最后他停下,顿了一会儿又开始说:明明是我的梦为什么要擅自进来,感觉好像被斯托卡了好恶心,你根本一直就这么恶心吧,可现在又完...

[零薰]非受迫性失误

也是很久前在小号写的,应该是坑了,但我还是想整理过来


<<


屏幕上的幻灯闪烁过一页的时候,羽风薰忍不住看了一眼身边的朔间零。不知道零有没有察觉到他的目光,总之他没有抬起头,状似认真地阅读着手里的材料。他是在装作若无其事吗?有没有感觉尴尬?薰心里有些在意,可是看一眼的时间也不太够他把身边想来难以阅读的队友读懂。他只好转回去,低头看一眼自己手里那份一样的材料,又抬起头来,对上永远笑眯眯的经纪人小姐的视线。

“刚刚说的是公开场合里和对方相关问题的回答方式,接下来要介绍一些常用的小动作——朔间君和羽风君都有恋爱经历吗?”她没有真的等他们两个回答,就微笑着继续说下去了,“虽然有...

[狮心组]企鹅的故事&企鹅过去的故事

很久以前开小号写着玩的口胡小段子,我都要忘记这件事了,结果今天看到了那个小号,觉得还挺好玩的,决定把它整理过来。


企鹅的故事


1


濑名泉是一只企鹅

月永レオ是他的朋友,另一只企鹅

有一天他们一起走在南极的大街上,突然看到路边有个奇怪的东西

レオ:那是什么,sena我们去看看吧~

泉:嘛就算我反对你也会去看的

走近之后发现是一个蛋,看起来像个企鹅蛋,但是蛋这种东西反正大家也看不到里面的样子,谁知道是不是真的企鹅蛋呢

总之他们两个就认为那是个企鹅蛋了


2


レオ:哇

泉:啊

レオ:……sena!

泉:……等一下,我感觉我不太想听到后面的话

レオ:...

[狮心组]不协和音(下)

* CP完售感谢!

* 在去火车站之前蹭星〇克的网来把说好的后文也发出来。

* 请问……有没有……那个……就是……RE……REPO……


前文:[狮心组]不协和音(上)


<<


他们在吧台边并肩坐下来,演奏家要了两杯啤酒,酒保大叔显然和他足够熟悉,额外附赠了一碟熏肉。啤酒看起来和泉平时能接触到的类型很不一样,其实他酒量不怎么好,这是目前人类还没能实现基因改良的方向,因此他平时很少会喝酒,但多少有些了解,能猜到这大概是自酿的成果。金黄色的液体表面泛着小小的气泡,啤酒花的香气足够新鲜。他盯着酒液体想了想,又看向身边已经自顾自地吃起熏肉的家伙:“要怎...

[狮心组]不协和音(上)

* 尝试了软科幻全架空赛博朋克风格

* 收录在本次CP的狮心同人志《出现在爱人生命里只要一个夜晚》中的故事之一,另一篇是隔壁的Until us do death apart,本宣……等团团给我画完封面(

* 这是什么死亡冲刺组合……

* 已经写完了,会在CP后放出故事的后半部分。



<<

“所以,濑名先生如果感兴趣的话,下次我们可以一起欣赏新的音乐会,”坐在对面的森下小姐露出恰到好处的温柔笑容,“虽然他们说现在的音乐会没有什么意义,但我还是觉得,很多人一起欣赏音乐而是件不错的事。”

泉也挂起了一个挑不出毛病的笑,虽然,说句实话,他对于去...

[狮心组]Until us do death apart(下)

无论如何至少要在活动结束之前完结吧!这么想着督促自己非常语无伦次地写完了它。
已经完全是普通的和死神有关的恋爱故事了,和死〇笔〇也完全没什么关系了……总之是充满了作者妄想的设定和内容,我自己还挺喜欢的,希望你也喜欢……
我好喜欢死神外观(´;ω;`)


前文


<<


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Leo发现自己躺在棉被里——和平时不同的是,床铺整整齐齐,棉被没有被他睡得歪到一边,枕头底下也没有压着写了一半的稿纸,可能会出现在一旁的速食包装袋更是杳无踪迹。他睡在足够温暖而整洁的地方,这样的体验着实久违了……Leo睁开眼,看着他小小房间的天花板,感受到一些轻松的茫然。

虽说他...

[狮心组]Until us do death apart(中)

* 谢谢大家的好意,不过还是请不要费心给这篇文的题目纠错了。我没有手滑或者因为英语太差而弄错自己想表达的任何意思,它的用词和语序就是现在的这个状态,这就是我想表达的内容,是故意写成现在这样的。

* 加了一卡车私设,渐渐意识到这根本不是什么死〇笔〇paro,只是我胡说八道的爱情故事罢辽


前文点我


<< 


在Leo因为过低的温度而受到什么伤害之前,死神先生将他从自己的怀抱里推了出去,把地上堆着的棉被再次拉起来,搭到他的身上。等待情绪平定下来花了一点时间,绿眼睛的音乐家在稍微缓过来之后就露出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神情,他用棉被把...

[狮心组]Until us do death apart(上)

* 因为很喜欢死神lmq所以有了这篇文

* 努力思考了很久“死神”这个梗用什么方式表现会比较有趣,最后忽然想起了一部虽然非常优秀但由于不可抗力已经成为了时代的眼泪的作品,实际上是那部作品的架空paro

* 虽然这么说,但没有严格遵守那部作品的设定(因为它的设定真的非常复杂麻烦),而是为了方便讲故事而魔改了很多地方……算了你们就当我全都是瞎编的吧!

* 啊!!!我好喜欢死神lmq!!!


预警:有开头就已经嗝屁了的原创反派,有角色死亡之类的设定

分上中下 连更三天 目前已经根据Leo开花后可能出现的卡面而假想了几...

【狮心0:00/24h】[狮心组]小小王国

全名《努力长大中的国王与骑士从今天起就要守护他们的小小王国》

715狮心24H第一棒!因为是开头所以努力写了会令人快乐的故事~和团团的图有联动!

幼稚园paro,这个幼稚园看起来会比较有本国特色,毕竟作者也不知道日本幼稚园什么样。大家重点放在小朋友的可爱上就好了不要在意这种细节。

 出于个人爱好夹带了一点朔间凛月,他真可爱.gif


<<


“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月永Leo故意压低了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一只小手伸过来,在濑名泉软软的脸颊上戳来戳去。濑名小朋友一张小脸都皱起来了,他又坚持闭了十秒钟的眼,最后还是忍不住去看扰得他睡不着觉的罪魁祸首。...

[狮心组]暗藏杀机

*合志2.0文稿解禁啦!

*梦之咲,梦之咲,著名贵妇组合奶次队长跑路了!队长月永雷没有因斯普雷神,乱涂乱画的到处都是,带着他的男朋友濑名泉跑了。我们没有办法,搞个合志抵工资。原价都是一亿多、两亿多、三亿多的濑名泉的脸和月永雷的谱,通通八十块,通通八十块!我们辛辛苦苦碎了一堆钻,合志卖不完就发不出工资,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 作者心里也知道这个故事的很多细节并不科学,请不要和一个爱情故事较真。


<< 


厨房的水管似乎出了点问题,濑名泉在整理的时候意识到了这件事。

这也正常,毕竟他们在这栋房子里住的日子不是一天两天,几...

[泉Leo/哨向pa] 春雷 02

说好的骨科缓缓再写


02


在稍微恢复神智之后,月永Leo提出的第一个要求是给他自己带上“锁链”。

那是为了抑制狂化哨兵而特别制作的限制工具——和传统的镣铐有些类似,体积和重量都颇为可观的金属束具被固定在手腕与脚踝上,但并不真的以链条连接。

这本是用来在哨兵初分化能力暴走或是意外失去向导的情况下使用的装置,对于Leo现在的情况来说,也算适用。

泉也不是没有见过身边的其他哨兵使用“锁链”的情况,但那套沉重的装置被合在Leo身上的时候依然让他觉得有些揪心。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哨兵现在是如何危险难驯的凶兽,但那个人的身体看起来又给人脆弱不堪、距离损坏只有一步之...

[泉Leo/哨向pa] 春雷 01

全架空的哨向paro,哨兵Leo,向导泉,这个故事里的他们是左右固定的。

本质上和我写过的一篇朔间兄弟同世界观,但不看另一边也不会影响阅读。


说实话哨向究竟应该是什么样的设定……我感觉大家现在其实也都在xjb写,所以我就快乐地xjb写了!如果大家发现有和自己看过的其他哨向文不同的设定也别在意!毕竟这都是我乱编的!


教练,我想写长篇。


标题取自米津玄师同名曲


<<


“这些是今天送来的文件。”

朱樱司把一小叠纸制品放到桌上,立正了,挺直脊背做一句总结汇报。濑名泉嗯了一声,不着急去翻看文件,倒是抬头先看了看...

一段单性转的Leo泉场合,是半个车轱辘

单性转!!!看清了吗!!!单性转!!!
很短,其实是个车的开头,但我觉得会不会写下去太随缘了,不如发出来给有缘人快活快活
也说不定哪天就补完了

剑戟レオX蛇泉♀

<<


『与有情人做快乐事 未问是劫是缘』 


“就回答我一个问题嘛!” 

酒过三巡,レオ的神情里已经有了几分醉意。他一手执着红色的酒盏,另一手则握着竹筷,在桌沿上轻快地敲了几下。而坐在对面的女孩子轻轻地叹出一口气,泉托着腮,默认了这个突如其来的要求。

 “——其实,泉是蛇吧?” 

他也并不真的想要一个回答,只是想要这样一个机会,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把自己看出的真相说出...

1 2 3 4 5
© 万劫 | Powered by LOFTER